Main Menu Jump to Page

成功案例

在希尔威金属矿业有限公司Silvercorp Metals, Inc.证券诉讼案中,本所担任联合原告的律师。原告与被告同意以1400万美元和解赔偿。

在Textainer Financial Servs. Corp.股东衍生诉讼案中,本所担任联合首席律师,在赢得第一阶段的法庭审理后,为集体诉讼成员取得了1000万美元和解赔偿。

在Quest Energy Partners LP证券诉讼案中,本所被指定为集体唯一首席律师,为受骗投资者取得了1010万美元的和解赔偿。

在Nature’s Sunshine Products, Inc.证券诉讼案中,本所被指定为集体唯一首席律师,为受骗投资者取得了600万美元的和解赔偿。

在Entropin, Inc.证券诉讼案中,本所担任原告单独诉讼的代理律师和集体诉讼唯一首席律师,为受骗投资者取得了450万美元的和解赔偿。

在StockerYale, Inc.证券诉讼案中,本所被指定为集体唯一首席律师,为受骗投资者取得了340万美元的和解赔偿。

在Industrial Enterprises of America, Inc.证券诉讼案中,本所担任集体联合首席律师,在被告公司破产未解决期间为受骗投资者取得了340万美元的和解赔偿。

在Wedbush Morgan Securities, Inc.证券诉讼案中,本所担任原告联合律师,为原告赢得了340万美元的和解加生效判决,挽回了原告的全部损失。

在Skilled Healthcare Group, Inc.证券诉讼案中,本所被加州中区联邦法庭指定为原告联合律师,为受骗投资者取得了300万美元的和解赔偿。

在Pegasus Communications Corp证券诉讼案中,本所被宾州东区联邦法庭指定为集体唯一首席律师,为受骗投资者取得了295万美元的和解赔偿。

在TVIA, Inc.证券诉讼案中,本所被加州北区联邦法庭指定为集体唯一首席律师,为受骗投资者取得了285万美元的和解赔偿。

在Natural Health Trends Corp.证券诉讼案中,本所被德州南区联邦法庭指定为集体唯一首席律师,为受骗投资者取得了285万美元的和解赔偿。

在Harvey 证券诉讼案中,本所担任原告联合律师,为受骗投资者取得了248万美元的和解赔偿。

在Fuwei Films(中概股富维薄膜) 证券诉讼案中,本所担任原告联合律师,为受骗投资者取得了215万美元的和解赔偿。

在Nutracea Inc.证券诉讼案中,本所被亚利桑那州联邦法庭指定为集体唯一首席律师。在公司破产未决期间,为原告赢得150万美元的现金赔偿以及高董险一半的剩余利益。

在Delstaff LLC私有化渎职案中,本所被加州Costa县高等法院指定为集体唯一首席律师,成功为股民赢得了164万美元的额外现金赔偿(私有化要约为1.25美元/股,交易总价值640万美元)

在Northfield Laboratories证券诉讼案中, 本所被伊利诺斯州北区联邦法院指定为集体唯一首席律师,为受骗投资者取得了150万美元的和解赔偿。

在PartsBase.com证券诉讼案件,本所被佛罗里达州南区联邦法院指定为集体联合首席律师,为受骗投资者取得了150万美元的和解赔偿。

在Empyrean Bioscience证券诉讼案中,本所被俄亥俄州北区联邦法院指定为集体唯一首席律师。在法院否决被告要求驳回指控的动议后,双方简化了证券是否在有效市场交易的问题。在法官对此问题作出判决前,双方以140万美元和解本案。

在Himax Technologies证券诉讼案中,本所被加州中区法院西部法庭指定为集体联合首席律师。该案指控公司的首次公募违法了证券法第11条和15条的规定。双方以120万美元和解本案。

在Flight Safety Technologies证券诉讼案中,本所被康州联邦法院指定为集体唯一 首席律师,为受骗投资者取得了120万美元的和解赔偿。

在M.H. Meyerson & Co.证券诉讼案中,本所被新泽西州联邦法院指定为集体唯一 首席律师,为受骗投资者取得了120万美元的和解赔偿。

在OPUS360 Corp.证券诉讼案中,本所被纽约州南区联邦法院指定为集体联合首席律师,指控该公司由JP Morgan和Robertson Stephens承销的7500万美元IPO涉嫌违法联邦证券法。法院认定本案为集体诉讼并批准了最终和解。

在Busybox.com证券诉讼案中,本所被加州高等法院指定为集体联合首席律师,指控该公司1280万美元的IPO涉嫌违法联邦证券法,为受骗投资者赢得了100万美元的和解赔偿。

在Tullio and Riiska证券诉讼案中,本所担任21位原告的首席律师,在加州奥兰治县高级法院指控上市软件公司NQL的前首席执行官和首席财务官有欺诈和疏忽的失实陈述行为,导致NQL发表了一系列虚假和误导性的消息,诱导投资者购买和持有NQL股票。本案最终以保密数额和解。

在InfoSpace证券诉讼案中,本所在加州圣地亚哥法院代理原告。此案源于未成交的并购协议和资产转让。原告指控被告涉嫌违法加州证券法和普通法,向公司及CEO Naveen Jain索赔9280万美元的损失。本案最终以保密数额和解。

在Mast证券诉讼案中,本所被北卡罗来纳州东区联邦法庭指定为集体唯一首席律师。原告指控被告误述和隐瞒了销售合同的相关事实,涉嫌违法《联邦证券交易法》。原告初步同意以42.5万美元现金和解本案。

Paradigm Medical Industries, Inc.证券诉讼案中,本所被犹他州法庭指定为集体唯一首席律师。原告指控被告在500万美元的私募中对投资者作出了虚假和误导陈述,涉嫌违法犹他州证券管理条例。本所为私募购买者取得了62.5万美元的和解赔偿。